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uan

天道酬勤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7年03月21日  

2017-03-21 20:59:09|  分类: 生活随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写五感日记的时候,会发现触觉带来的记忆其实很少。今天自己剪头,背后的头发完全是在摸着判断在头部的高度,自身的长度,以此分层修剪。突然就体会到了这就是可以记在触觉范围内的日记。剪子突然剪到了手指,但是因为是略过手指背的一块皮,所以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剪下去了。让我能判断剪到的是手指的依据,在疼痛来临之前,是那种从剪头发感受到的的干裂,转到像剪橡胶一样的弹软而带来的。由于遮挡了视觉,这种感受尤其强烈,因为需要由触觉去感知发生了什么。不是很大的伤,因为如果很痛肯定马上会有应激反应,之所以慢慢任其剪到,第一是因为刀钝,第二是因为剪到的皮薄,体会到剪刀剪到的东西不同在前,然后才是判断并且停止。将手指举起来看并没有太大问题,就是有一点点出血,看了看满地的头发,觉得现在出去拿餐巾纸也不太有必要,索性就继续这么剪下去。将头发拿起一小撮举到头顶,扮演理发师横着用剪刀剪碎发。将头发分成不同的层数,然后一层一层的剪。当头发分层到盖住了双眼,便连镜子因为看不着了,于是成了真正的盲剪刀。摸到干枯的头发打成的结,好像摸到了几年后自己面容枯槁,赶紧切换思路想象自己会越来越稳重与自信的样子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